如果你觉得在湖州你混得算不错,就让行内人带你去看看房

如果你觉得在湖州你混得算不错,就让行内人带你去看看房
  这几天总看到各式各样的房产新闻,说房价涨涨涨如云。那些之前买了房子的都舒了一口气,没买的又开始垂足顿胸。
  和同事们聊起房价,一同事说她一杭州的朋友,当年踮着脚尖买了套一百多万的房子,到现在房价疯长3倍,一倒手净赚200万,现在正打算回湖州买别墅。
  呵,人家一辈子的终极置换梦,人三年内搞定了,妥妥的~
  还有早年买了好几个学区房的,现在赚的爽死了,自己就没这么好的命。
  同事说:
  不是因为他们命好,是因为他们有眼光有胆子有魄力。
  这话说的很对,另个同事说,他到现在都后悔。当年买房子时候没什么钱,只买了能力范围内的房子,没跟亲朋好友借钱买房。
  天鸿天际当年买的时候才6000多一平方,四年时间,现在二手房的挂牌价早已经超过11000元/平方,倘若当时我肯承担风险借钱买大一点,现在资产就不止增40万,而是80万了。

  但当时不敢,因为不知道未来能赚多少钱,什么时候能还清,自己一个人要坚持多久,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没人能帮忙。说到底,还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和惶恐不安。

  前几天一个朋友在佳园买房,因为看上的房子装修好,因此多了20W,朋友很是惶恐,感觉太贵了,心慌的不行,怕自己未来承担不起。她说,平时买衣服最多也就几百块,看房的时候也没感觉,签合同的时候发现买了一个上百万的东西,上百万见都没见过,只是一份贷款,以后自己也是要还贷款的人了,内心特别惶恐,感觉社会像一个倾盆大口,把自己吸了进去,自己就这样变成了一个真正要在社会上打拼奋斗还房贷的人了。
  很多人说这年头房价高的卖血都买不起,不靠父母不可能。吐槽房价和楼市的文章很多,看得让人心脏疼,并且内心特别灰暗,越来越绝望。
  但事实上,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文章。因为吐槽并不能改变事实,也不可能降价,只能让自己越来越没有动力买不起。我们为什么不从反面角度去想?自己一点点奋斗来的房子和家,他们一点一滴靠自己的双手奋斗出来的第一套,第二套房子。
  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最top的人才有希望,普通人就不能通过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人最可怕的不是有了钱,而是有野心,那就什么都挡不住了。

  电视剧《荼蘼》中有一段话,你买一个房子,其实买的不是房子,是你的野心。当你有了野心,你就会拼命的生出钱来。

  我一高中刚同学,在准丈母娘的威逼利诱之下东拼西凑凑足首付买了指定婚房,房贷在身,以前周末和媳妇还能小资一把的生活变成了现在认真工作周末加班兼职的挣钱,有时候和他谈起,他说,不逼自己一把就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很优秀,他很感谢丈母娘当年没有像其他家长一样强迫他们分手,现在他媳妇怀孕了,自己事业也稳步上升,生活幸福。
  我周边有50%的人是不喜欢销售的,但我大学室友就特别喜欢做销售,那个时候她说以后我毕业了要去做房产销售。那时候她跟我说,因为我喜欢房子啊,各式各样的,可事实是我没钱买下所有我喜欢的房子,但我可以带着他们我看房子。那时候我暗暗嘲笑她是阿Q精神,可年纪大点,发现自己才是SB:

  每个人人都在期盼一种新的生活,每个人都充满着对未来的期盼,那种朝气蓬勃的眼神和感觉,那种一掷千金的样子,会让你顿生出一股非常强大的虚荣心和人生动力,当你的圈子里房子票子都在蹭蹭蹭往上涨的,你还有什么理由安逸自在?

  也有人主张租房子,租房多好啊,随便租,买房子的钱在湖州能租很高档的房子一辈子了,为什么还要花上百万去买个房?
  人可能是个人主张,可能是强烈的归属感,总觉得房子对于我们每个人,不仅仅是个睡觉的地方,更是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寄托。
  昨天晚上,我同桌跟我说她终于买房了的时候,猛然回忆起她当年在外租房,碰上黑心房东出尔反尔,叫他一个礼拜之内搬出房间的事情。那个时候她真的心情down到谷底,崩溃到哭,喝醉了在大马路边大声嚎叫:凭什么我TM就要在外面颠沛流离,凭什么我TM就要受房东欺负,在破屋子过生活的日子到底要国道什么时候…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如今她终于置业安家开始她的新生活了。

  我们买房子,其实买的不是一个空间,是一份对美好幸福生活的期盼和希望。尽管会让我们背上几百万的房贷,可能会让我们一段时间内紧巴巴的生活,但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装饰起来的大的小的房子,是我们能在这个城市受伤之后蜷缩起来的角落。每一个小角落,构成一栋房子,万家灯火,每一个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都是不同的人生故事,像一个个剪影,搭建起我们的整个人生。

  马苏和世界知名的大满贯孔令辉谈恋爱的时候,自己还是十八线不知名演员的时候。之所以后来成为马家庄庄主,缘起他俩争吵的时候孔令辉说了“滚”字。她开始觉得,不管嫁与不嫁,一个女人,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地盘,那就是根据地。
  后来她用自己微薄的薪水给自己安家置业,才有了东四环观湖国际的那套公寓上挂牌的马家庄,从安置到装修都是自己勒紧了裤腰带掏的钱。成为马家庄庄主那年生日时,孔令辉的礼物第一次有了创意他跑去蛋糕房亲手为她做了个生日蛋糕。
  后来在回应两人婚事的时候,套用了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我嫁,或者不嫁你,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娶,或者不娶我,房子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我这个年纪,正好是朋友们安家买房的黄金时刻。看着朋友圈里的人,一个个都在慢慢开始讨论买房卖房,直播自己的装修进程,搬进新家晒图,隔着屏幕都能秀出他们的喜悦。突然觉得,我们真正都长大了,真正开始安家立业了,我们从插科打诨的少年变成了正正经经的,为自己的野心买单的人了。
  每次看到他们,我都会觉得,真正的励志,并不是什么鸡汤文,也不是迎合大众的吐槽,而是在我们每个人通过一点一滴的努力而得到一切的生活里。
  我住马军巷的时候,房东跟我说:“年轻人就应该有野心,敢为野心买单,这样你才有向上的精神和动力。我已经50岁了,到我这个年纪只想在家里窝着,什么都不想动了。如果你怕累怕辛苦怕麻烦,那你就开始老了。”
  虽然并不是鼓动大家都去买房,但当时听了这句话真的很受鼓舞。
  但愿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城市里,拥有一个让自己安心睡觉,放声大哭的,幸福的家。
广告